【观风景】採访线上


有人问我,做了十多年媒体,有没有被人骂过?当然有,不过也就一次。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就是一个商业访问,访问期间对方要求不要透露部分客户名字,担心竞争对手抢客户,但我没有理由把一家行销公司的促销宣传策略写得天花龙凤却没有举出成功案例,于是我找到该公司网页并把一些成功客户的资料补上,岂料对方却不接受这种做法,在电话中对我破口大骂,骂我漏露公司机密。

其实,公司网站的资料算是公开的,我不明白对方的情商为何如此之低、反应如此激烈,而且是突然爆发,本来语气还好好的,突然就勃然大怒,无端被骂之后我也很气愤,马上通知编辑把部分稿件撤下。一天过后对方再打电话来道歉,说心情不好所以语气欠佳云云,然后又传了几次电邮过来。最后我只有无奈告知对方,已经发生的事就算了,让我们一起向前看。

事后回想,相信那名受访者应该是躁郁症病患者,才会突然失控之后又后悔不已,但其实我没有很放在心上,因为损失的不是我, 我只是同情他的下属,要长期忍受随时会大暴走的上司。有时候,语言暴力所造成的伤害往往比肢体暴力还深远,更不容易磨灭。

老实说,当年我做记者的时候,做得越久,越战战兢兢,尤其是对稿件见报日有阴影,担心会接到受访者或是其他读者的电话,害怕写错资料或是内容有误,被人找上门。虽然我从来没有因为手中的笔被人找上门,也不曾接过被骂的电话,但前同事的遭遇却让我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话说很多年前,有个新同事不小心写错了一些资料,即使再三道歉,对方仍不罢休,扬言要见最高领导人以示严正抗议,可怜对方才是刚上班三个月的小嫩花,哪经得起如此动作,在我们面前一度哭得梨花带雨。最后这件事情还是由上司摆平了,但却让我印象十分深刻。原来还有人不接受道歉的,不要以为认错就行。

还有一次也是相似的事情,但犯错的却是老鸟,对方不但不肯息事宁人还纠人气沖沖找上门要讨公道,最后事情虽平息了,但老同事却因此受到打击,精神萎靡了好久。目睹惨剧发生的我,再一次的心惊胆跳,无数次的觉得手上这枝笔真的有如千斤重。

心中有疑点要求证

就这两件事,让我彻底明白下笔前若有疑点一定要求证,再怎样分秒必争,也不能鬆懈,可能仅仅一次错误,就此让人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有人会问,求证不是媒体本份吗?这是无庸置疑的。但记者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虽然我一直致力避免犯错,不过还是会不小心犯错,有时候是粗心,有时候错不在我。

大多数时候,採访者和受访者的关係只是一次过而已,访问见报之后彼此就很少联络,没有一般人以为的很容易发生感情,或是关係突飞猛进,这要访很多次才会产生感情。当然,也有一些真的可以交朋友的受访者,不过为数不多。

大多数的受访者也都很好说话,有人有问必答、有人非常坦白、有人讲话有条有理,也有人会主动爆料……遇到态度合作又明白媒体需求的受访者,大家合作愉快是必然的,但也有少部分受访者属于比较难沟通的一群,比如有人讲话模糊不清、没有逻辑、重点、答非所问、耍太极、态度粗野、自大、情商很底、看不起记者……为了工作,这些都可以忍,最难以忍受的是那些讲话反反覆覆,然后一直要教你怎样写稿的人,这才攞命。这些爱教人写稿的人有没有想过,写稿是我的工作,你不是我上司,为何对我指指点点?

俗语说,一种米吃出百种人,做一个访问也见证了人生百态。

(/副刊专栏‧作者:容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