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拒绝劳军捐

台湾现在是完全自由开放的社会,只要不违法,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不过在国民党戒严统治时期,很多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当时却不是这样。例如曾经有段期间,大家都会被强收劳军捐,不只台湾省进出口商业同业公会在进口货物办理结汇时,每1美元收台币0.5元,甚至连学生在校也会被收劳军捐,直到解严后才遭废除。

你不能拒绝劳军捐

中华民国政府在刚迁来台湾的1950年代,财政状况极为困窘,赤字连连;光庞大的军事支出,往往接近政府总支出之半数,甚至在爆发823炮战的1958年,军事支出还超过政府总支出的一半。

为了应付庞大的军事支出,台湾省政府在1950年1月制定「台湾省防卫捐徵收办法」,针对现有的赋税在加徵「防卫捐」,包括营利事业所得税加徵30%、特种营业税加徵100%、营业税加徵30%、娱乐税加徵200%、筵席税加徵200%、契税加徵50%、房捐加徵30%、户税加徵50%、电灯费加徵100%、菸酒加徵50%、汽油每加侖1元,等于是全民加税。

1953年还进一步规定进口结汇要加徵20%的防卫捐,1954年连汇出结汇、国际航空票价也都要防卫捐。

而随着美援不断挹注、台湾政治经济局势转趋平稳,减缓政府的财政压力;因而先在1960年停徵所得税、牌照税、娱乐税、户税、煤油转口的防卫捐,停徵範围在1965年扩及地价税、1966年扩及营业税、1968年扩及房捐与契税、1971年扩及关税,最后是在1974年停徵对电话电报,以及香蕉、芦笋、洋菇出口的防卫捐。

而大家朗朗上口的劳军捐,则是政府藉半官方性质的军人之友社,另再向各行各业收取半强迫性质的「乐捐」。

劳军捐最大主力,是军友社在1955年3月邀集台湾省进出口业、茶叶输出业、青果输出业、羽毛业、香茅油业、赤糖业、台北市进出口业等同业公会,共同制定捐献劳军办法,敲定在每年的外汇配额每1美元收台币0.5元,再由军友会安排劳军。预计年收400万元。

有了这笔收入后,军友社立刻决定要用劳军捐兴建国军英雄馆(100万元)、补助军眷工厂(50万元)、军人子女奖学金(60万元)、三军子弟学校设备费(30万元)、拍製「洛神」平剧劳军影片(10万元)、劳军团费用(40万元)。

此外,包括各层级的商联会、农渔会、侨胞,甚至是在校学生,都是劳军捐的收取对象。因而军友社还在1956年6月通令各级学校,军人子弟免予捐献。

你不能拒绝劳军捐

或许是这种不乐之捐收得太过头,造成民怨。台湾省教育厅在1957年9月接受彰化县议会之陈情,通令不得再向国小学生募捐。

不过新闻还是不时报导哪些学校捐了多少钱,哪些学校因捐献成绩优良而受到表扬。军友社甚至于1962年5月发函各校,要求校方核实填妥明细表,甚至还有平均每人捐献标準。

台湾省教育厅因而在1969年1月再度通令各中小学校,不得向中小学生及家户代收劳军捐款。

你不能拒绝劳军捐

除了进口商、学生,杂货业、屠宰业也曾是劳军捐的主力。随着台湾经济的稳定成长,进出口量不断攀升,每美元捐献0.5元台币的劳军捐已是稳定又大量的收入,国防部也陆续在1970年9月指示停收渔业劳军捐,1972年8月停收屠宰业劳军捐。

而每美元捐献0.5元台币的徵收标準也渐渐引发业者强烈抨击,因而在1981年11月降为0.3元,再于1987年5月降为0.2元、1988年8月降为0.1元,至1989年7月全面停徵。

你不能拒绝劳军捐

让劳军捐走入历史的关键推手是台北市议会。民进党市议员谢长廷、颜锦福、王昆和、蓝美津等在1988年6月审查台北市银行预算时,抨击劳军捐于法无据,北银也无法答覆军友社收取劳军捐后的用途;况且只有大厂商可用切结书代替缴纳,小厂商却不能,显然是两套标準。提案要求北银不再代收劳军捐。

北银因此宣布,自1988年7月起不再代收劳军捐,仅接受厂商的自由乐捐。

虽然劳军捐是由军友会负责徵收,但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五组会直接与军友会、中华妇女反共联合会以及进出口商业同业公会共同开会,决定劳军捐的流向,通常是妇联会得2/3、军友社得1/3。

你不能拒绝劳军捐

究竟台湾人民被课了多少劳军捐?根据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引用中央银行外汇资料,回算1955年到1989年的进口结汇金额,再依劳军捐比例估算,总额约965亿元。

党产会也曾从军友社自1952年至1986年的决算表,估算军友社的劳军捐总收入约120亿余元;若依分配比例推算,这期间所徵收的劳军捐至少是36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