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能好好看电影

台湾现在是完全自由开放的社会,只要不违法,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不过在国民党戒严统治时期,很多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当时统统都不准做。例如现在看电影是非常愉快、放鬆的休闲活动,不过在1990年代以前,看电影前必须肃立、聆听国歌演奏,30几岁的读者应该有印象,当年去看「侏儸纪公园」、「狮子王」时,还要唱国歌。

大家都琅琅上口的「三民主义,吾党所宗」这首国歌,最早于1929年获中国国民党定为党歌;国民党中常会进而在1930年3月决议,在正式制定国歌前,可将党歌代用为国歌。此后几经多次徵选,仍选不出更合适的国歌,国民党中常会遂于1937年6月决议,将此定为国歌。

换句话说,这首国歌完全是以党领政的训政时期产物,而且在进入宪政时期后,未再以法律明定。所以现行的所有中央法规,仅规範「唱国歌」这个仪式,但没规範「三民主义,吾党所宗」是国歌。

台湾省教育厅则于1952年2月邀集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教育部、台湾省新闻处、内政部电检处、影片公会、戏剧协会及各大戏院代表召开影剧改进座谈会,规定电影上映前须播放国歌片。

为了确保国歌片的画质、音质,国防部中国电影製片厂每隔几年就要重新录製新的国歌片,并于1960年製作首部彩色版国歌片。然而,电影院还要自掏腰包向政府购买国歌片;在1968年,每部国歌片360元、政令宣导幻灯片370元,这都是业者的「义务负担费」。

你不能好好看电影

而自电视台1962年开播后,考量电视机可能广设于民间各营业场所,若播放国歌的话,恐怕会干扰社会正常作息,国民党中央党部第四组因此特别通知,电视免播国歌。当时的电视台,原仅于每晚11时收播时播放国歌;但鑒于民众可能在电视收播后、国歌演奏的同时,随兴做想做的事,亵渎国歌的庄严性;故自1979年起,改于中午开播前播放国歌。

电影播放国歌,除了大杀风景,屡见部分观众无意肃立,进而引发爱国观众的反弹,徒生纷扰外。戏院业者也大为反感,希望先能比照电视,仅于早场开映前播放国歌。

电影是否播放国歌的问题,在解严前后陆续引发台湾社会的讨论。新闻局先在1987年4月发布民调指出,高达84.9%的观众认为有必要播放国歌,还有高达67%认为国歌应场场播放,仅17.3%认为早场前播放即可。藉以回绝戏院公会的请求。

媒体上也不时浮现捍卫国歌的舆论与投书,甚至有人鼓吹,必须在播放国歌的同时,全场同声高唱国歌才是爱国的表现。

不过宜兰县长陈定南率先于1988年9月13日通令宜兰县各电影院,不必在电影放映前播放国歌。他认为,台湾省新闻处找不出强制播放国歌的法源,与其让观众对国歌听而不觉,贬损国歌尊严,不如免于放映。此举引发新闻局与台湾省政府的全面声讨,并发动舆论战抢救国歌,畅谈播放国歌的好处,包括这是出社会后唯一接触国歌的机会、有助培养爱国心、认识国家进步的成果、伸伸腿有益健康、方便迟到者找座位等等。

宜兰县影剧公会则在观望数日后,很诚实地在1988年9月20日的理监事会决议,不再放映国歌影片。

你不能好好看电影

有了宜兰县不播国歌的前例后,台北市戏院公会也在1990年8月发难,要求仅于每日早场前播放国歌即可。民进党台北市议员周柏雅、蓝美津、颜锦福、卓荣泰等也在1991年提案,取消电影播放国歌。甚直连国民党立委陈癸淼、张志民(张帝)也建议新闻局,不要在娱乐场所播放严肃的国歌。但新闻局长胡志强引述1987年的民调,以及美国足球赛前也唱国歌为由,主张维持播放国歌。

直到陈水扁于1994年底当选台北市长后,台北市政府新闻处随于1995年初批示,不再检查电影院是否播放国歌,由业者自行斟酌播放与否。

台北市戏院公会则在新闻局电影处的要求下,对全市戏院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是过半戏院希望免播国歌;甚至连国民党营的新世界电影院,也希望仅在早场播放国歌。眼见大势已去的新闻局赶紧于1995年7月委託研考会进行民调,得出过半民众支持继续播放国歌的自欺欺人结果。

你不能好好看电影

刚好在1995年11月底,有延平中学的学生未于播放国歌时起立,遭校方记小过处分。陈水扁则于台北市议会表明,学校不得处分未在播放国歌时起立的学生。

不过在短短的1年多后,新闻局终于1996年12月鬆口坦承,确实没有播放国歌的法源;这样奇怪的传统也在政府不再坚持下,渐渐走入历史。

回想一下,当年「唐伯虎点秋香」、「九品芝麻官」,或是「侏儸纪公园」、「狮子王」还在电影院播映的年代,还要先欣赏完国歌才能看电影,其实也是在不久前的过去而已。